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澄江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8 07:17:27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澄江白癜风医院,河北白癜风医院,济南治白癜风的设备,四川白癜风主要危害,新源白癜风医院,湖南白癜风好治愈吗,和县白癜风医院

保险业服务国家发展的主要领域

《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》指出“保险是现代经济的重要产业和风险管理的基本手段,是社会文明水平、经济发达程度、社会治理能力的重要标志”,同时要求“立足于服务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,把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放在经济社会工作整体布局中统筹考虑”。

保险业可以从哪些领域服务经济社会发展、服务国家发展呢?关于保险业服务国家发展的主要领域,《中国保险业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纲要》从四大方面进行了阐释。一是“服务经济社会发展”,重点包括:经济转型、社会治理、灾害救助、支农惠农。二是“服务民生保障”,重点包括:扶贫攻坚、养老保险、健康保险、大病保险。三是“服务经济建设资金需求”,重点包括:国家重大项目和民生工程、新技术新业态和新产业、国企改革和政府投融资体制改革。四是“服务对外开放重大战略”,重点包括:“一带一路”、自贸区建设。

保险业的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”

1.保险业供给侧改革的重要意义

保险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保险业服务国家发展,二者之间具有紧密的联系。2017年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强调,“始终坚持"保险业姓保、保监会姓监",从严从实加强监管履责,积极稳妥处置潜在风险点,坚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充分发挥保险保障功能,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全局”。

保险经济学的一个基本原理告诉我们,如果一个人是风险规避型的,同时保险产品定价是“精算公平”的(即按照期望损失来定价,不附加任何费用),那么这个人“购买保险”的效用就一定比“不购买保险”来得高。放松一点假设,即使保费不是“精算公平保费”,而是“精算公平保费+附加费用”,只要附加费用控制在一定幅度之内,那么对于这个人来说,仍然是“购买保险”比“不购买保险”的效用高。在现实中,选择不购买保险的原因多种多样,其中既有需求侧的因素,也有供给侧的因素。

发展保险市场,从需求侧的措施看,包括增强风险认知和风险意识以提高需求方的风险规避程度,通过税优政策鼓励保险购买等。从供给侧的改革看,需要处理好两个重要关系:一是处理好保障与投资的关系,让保险成为“名副其实”的保险;二是处理好赔付率与费用率的关系,让保险成为“物有所值”的保险。

从微观与宏观的关联逻辑看,如果微观层面的关系(如保障与投资、赔付率与费用率等)处理不好,那么保险供给的质量和效率无法提高,保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难以成功,进而宏观层面保险服务经济社会发展、服务国家发展的目标也无从实现。

过去,保险业的发展面临很多束缚和羁绊,舞台不够大;如今,国家社会对保险业有了很多新期待新要求,保险业却出现了几个“跟不上”,其中最突出的是“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成为国家意志,但行业发展的水平跟不上”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保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显得更加急迫和重要。

2.提高保险供给的质量:厘清保障与投资的关系

在保险领域,保障与投资的关系的讨论由来已久。毋庸置疑,保障与投资都重要,更好的投资将带来更好的保障,在很多情况下保障与投资是不可分割的。但是,在实践和理论上,保险中的保障与投资的关系,或者说保险中风险保障的“含量”,仍然是一个重要问题。

在2014年马航MH370失联事件中,有一份寿险保单至今仍时常令我“一声叹息”,这份保单大约于马航飞机失联之前半年购买,趸交保费20万元,根据保单约定,如果确认被保险人身故,受益人仅能获得大约21万元的给付。对此,人们不禁要问:这还是保险吗?

从理论上看,保险是金融,但又不是纯粹的金融。虽然保险(特别是寿险)往往既包含保障又包含投资,与金融密不可分,但保险与金融二者还是具有本质的区别。金融强调资源的“跨期配置”,强调“资金融通”;而保险强调资源的“跨状态配置”,强调“风险保障”。

如果保险业将自己的核心功能定位为资金融通,那么国民经济布局中是否有保险就不重要了,因为银行业和证券业同样可以提供资金融通,而且这还是它们的本质功能。但是,如果保险业将自己的核心功能定位为风险保障,那么保险在国民经济布局中就不再是可有可无的了,因为风险保障以及跨状态的资源配置是保险业的独特功能,其他行业无法替代。

也正是基于保险业的这种独特性和重要性,“新保险国十条”提出“保险是现代经济的重要产业和风险管理的基本手段,是社会文明水平、经济发达程度、社会治理能力的重要标志”,要求“立足于服务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,把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放在经济社会工作整体布局中统筹考虑”。

因此,不论保险产品如何强调投资,都不能忽视“风险保障”这个根本,风险保障的“含量”决定了保险供给的“质量”。提高保险供给的质量,必须处理好保障与投资的关系,确保保险产品“富含”风险保障,否则,保险就异化了,就变异为披着保险外衣的投资产品了。

3.提高保险供给的效率:厘清赔付率与费用率的关系

富含风险保障的保险是个好东西,但是如果保险的价格太高,那么这个好东西就会变味儿。保险的价格主要取决于赔付率、利率和费用率,从短期看,主要的影响因素是赔付率和费用率。赔付率对应的是精算公平保费,费用率对应的是附加费用。

在保费中,合理的结构应当是赔付率占大头,费用率占小头,也就是说,用相对较少的资源将保险运转起来。但在现实中,相反的情况并不少见,有些意外险产品,赔付率只有20%,甚至更低,费用率却高达80%。也就是说,为了产出20个单位的保险保障,却需要花费80个单位的资源投入!

赔付率过低的产品是“不道德”的产品,费用率过高的产品是“资源浪费”的产品,如果用一种“资源浪费”的方式生产“不道德”的产品,那么这种保险产品存在的合理性基础何在?因此,必须处理好保险产品的赔付率与费用率之间的关系,用一种“资源节约”的方式生产“道德”的产品,以提高保险供给的效率。

保险业服务国家发展三思路“十三五”时期,为了更好地服务国家发展,保险业一要坚持“保险姓保”,二要确保“险企不险”,三要实现“消费者愿意消费”。

1.坚持“保险姓保”

在“十三五”时期保险业服务国家发展的四大领域中,至少有三大领域,包括“服务经济社会发展”“服务民生保障”和“服务对外开放重大战略”,显而易见地,它们所看重的都是保险的“风险保障”功能。在另一大领域即“服务经济建设资金需求”方面,虽然保险提供的是资金融通而非风险保障服务,但国家经济建设所看重的保险资金“期限长、规模大、供给稳”等独特优势,其实仍是源于保险业的长期风险保障。

可见,国家发展需要保险,主要不是因为保险业具有资金融通的功能(银行业和证券业同样可以提供资金融通,而且这还是它们的本质功能),而是因为保险业具有风险保障的独特功能。

如前所述,保险是金融,但又不是纯粹的金融。金融强调资源的“跨期配置”,强调“资金融通”;而保险强调资源的“跨状态配置”,强调“风险保障”。如果保险业将自己的核心功能定位为风险保障,那么保险在国民经济布局中就不再是可有可无的了,因为风险保障以及跨状态的资源配置是保险业的独特功能,其他行业无法替代。因此,不论保险产品如何强调投资,都不能忽视“风险保障”这个根本。只有坚持“保险姓保”,保险业才能更好发挥风险保障的独特优势,更好契合国家需求,服务国家发展。

2.确保“险企不险”

保险业是从事风险管理的行业,保险公司是从事风险管理的企业,保险公司在经济社会中应当扮演“风险管理者”的正面角色,而不是“风险制造者”的负面角色。但在现实中,有些保险公司似乎在铤而走险,甚至扮演风险制造者的角色,由此可能产生可怕的“乘数破坏效应”。

国家发展需要保险,是因为在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风险,需要保险这一风险管理专家来为国家发展保驾护航,需要保险业“以自身的稳健来保障整个经济和社会的稳定”。如果反过来,险企成了“险”企,险资成了“险”资,那么保险的作用就不是“雪中送炭”,而是“雪上加霜”了,那么保险业服务国家发展也就将成为“空中楼阁”了。

3.实现“消费者愿意消费”

保险业服务国家发展,不是在虚空中完成,而是通过对千千万万保险消费者(包括个人、家庭、企业、机构等消费者)提供实实在在的风险保障来实现的。因此,评价保险业是否做好服务国家发展这一工作,一个重要标准就是看消费者对保险认可不认可、满意不满意,愿不愿意消费保险。

为了实现“消费者愿意消费”,必须尊重并顺应消费者的合理期待。在与消费者的纠纷中,保险公司常用的一个抗辩理由是,“因为这么保,所以这么赔”,并且声称这是“行业惯例”(2011年车损险“无责不赔”风波就是一个典型例子)。但是,保险公司忽略了一条基本原则,即应当尊重并顺应消费者的“合理期待”。因此,保险业应当将工作思路从“因为这么保,所以这么赔”转变为“应当怎么赔,所以怎么保”,牢记从消费者需求出发,尊重并顺应消费者的合理期待,并以此来推动相关制度改革、产品开发和客户服务。

为了实现“消费者愿意消费”,必须处理好保险产品的赔付率和费用率的关系。如前所述,赔付率过低的产品是“不道德”的产品,费用率过高的产品是“资源浪费”的产品,如果用一种“资源浪费”的方式生产“不道德”的产品,那么这种保险产品存在的合理性基础就会遭到质疑。因此,必须处理好保险产品的赔付率与费用率之间的关系,用一种“资源节约”的方式生产“道德”的产品,以提高保险供给的效率。在过去几年中,人身保险费率市场化改革和商业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,是提高保险供给效率的重要改革举措;2016年启动的个人税优型健康保险中有关简单赔付率低于80%部分的差额返还机制,也是提高保险供给效率的重要创新尝试。下一步,有关意外险费率的改革也十分值得期待。

为了实现“消费者愿意消费”,必须坚持“前后呼应,逻辑稳定”。在现实中,“理赔”与“销售”两张皮、“宽进严出”等现象依然存在。合理的做法应当是,理赔处理不能仅依据纸面的保险合同,而且还应当依据保险公司在销售时做出的相关承诺,要前后呼应,逻辑稳定。如果保险公司在销售环节有误导,承诺放宽责任范围,那么理赔时就应当按照宽标准来处理,而不能将“理赔”和“销售”割裂开来,搞“宽进严出”。理赔体现保险的价值,只有做好理赔工作,解决“理赔难”问题,才能让消费者建立对保险产品、保险公司和整个保险业的未来价值的稳定预期。

总体而言,过去几年,保险业发展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显著成绩,现代保险市场体系日益完善,保险业综合实力显著增强,为保险业服务国家发展提供了强大支撑。但同时,保险业发展水平还与国家、社会和公众的期待存在不小的差距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只有坚持推进保险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坚持“保险姓保”,确保“险企不险”,实现“消费者愿意消费”,才能更好地发挥保险业的内在比较优势,更好地服务经济社会发展,服务国家发展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天峨白癜风医院